• <tt id="kqeao"></tt>
      <rt id="kqeao"><optgroup id="kqeao"></optgroup></rt>
      1. <tt id="kqeao"><noscript id="kqeao"></noscript></tt>
      2. <rt id="kqeao"></rt>
          1. <rt id="kqeao"><nav id="kqeao"></nav></rt><rt id="kqeao"><nav id="kqeao"></nav></rt>

            1. <cite id="kqeao"></cite>
              中華工控網 > 工控新聞資訊 > 中美貿易摩擦,越南制造業起飛?
              中美貿易摩擦,越南制造業起飛?

              自中美貿易摩擦以來,越南被許多國際貿易觀察家評論為“最大受益國”,認為許多原本在華投資的跨國公司和制造業廠家,會優先選擇越南作為規避中美貿易摩擦的新“桃源”,從而刺激越南制造業的跨越式發展。

              就在G20大阪峰會召開前后,圍繞越南制造業先后傳出“黑”“白”兩條轟動性消息。

              “黑”,是美國總統特朗普6月26日在接受?怂股虡I電視臺采訪時大罵“越南占美國便宜比中國更甚”“雖然比中國小,卻幾乎是所有(對美國出口)國家中最惡劣的”。這讓不少曾經看好越南制造業前景的人士感到“晴轉多云”。

              “白”,則是歐盟與越南于6月30日簽署了自貿協定,一些一直鼓吹“越南將是下一個中國”的觀察家又借此歡呼“越南制造業又將打開一扇更廣闊的大門”。

              那么,越南制造業到底是黑還是白?

              泥足的巨人和巨人的泥足

              1990年中越關系正;,5年后越南和美國實現歷史性和解,越南制造業因勞動力價格便宜,及在東南亞各國中相對更強的組織紀律性,在當局“革新開放”政策鼓勵下迅速發展起來,其起步切入點,則放在了“多快好省”的“三來一補”輕工業上,球鞋、拖鞋、塑料涼鞋這“三鞋”迅速風靡美國市場,隨后紡織、家電等輕工產業也開始發展,上世紀90年代中期,越南一度被看好將成為繼“亞洲四小龍”“亞洲四小虎”之后又一個崛起的新興國家,甚至已有人性急地將越南和前述“四小虎”合并,稱為“五小虎”,彼時中國正進入改革攻關階段,許多國際觀察家認為,越南等“小虎”將先于中國步入增長快車道。

              然而好景不長,隨著東南亞金融危機的爆發和當時越南最大外國直投來源地——日本泡沫經濟的破滅,越南和其他東南亞“小虎”一樣陷入制造業發展的巨大瓶頸,直到2010年前后,才隨著“大中華地區”投資的源源涌入和中國大陸過剩產能轉移重新進入快速發展期。

              和上一次高速增長期相比,此次越南制造業的增長,在產業門類上顯得更為多元化。

              根據越南海關的數據,2017年越南制造業出口價值最高的產品類別依次為電機和設備(940億美元)、鞋類(199億美元)、機械(包括電腦類,146億美元)、服裝及服裝配飾(138億美元)、紡織及抽紗制品(130億美元)、家具、床上用品、照明、標志物及預制建筑(89億美元)、光學儀器及醫療設備(56億美元)。由此可見,當前越南制造業雖仍以鞋類、紡織類等“輕薄短小”產品為主,但其他行業也有一定進步。

              越南制造業中最有競爭力的仍然是小規模企業,美國商會的統計顯示,越南制造廠家愿意接受的外商最小訂貨量平均只有中國同類產品的約1/4,這對于美國和歐洲的小經銷商和初創企業而言相對有利,但缺乏大規模大批量快速生產的能力。

              以近年來公認競爭力最強、增長最快的越南制造業企業——紡織服裝業為例,大多數工廠的雇員在500~2500人,年產能約30萬~200萬件。相對而言,由于手工加工比例較高,越南產品的平均品質要好于其他一些東南亞國家,但一旦批量較大、交貨時間較緊,品質就會完全不可控。

              越南輕工產品的自配套能力十分薄弱:以配套能力相對較高的服裝紡織業為例,其面料國內自給率僅不到16%,棉花自給率不到20%,有統計顯示,70%~80%從中國進口的紡織品是用于再生產出口的。其他產品也是如此,甚至更嚴重,曾有非政府組織進行調查,在越南和中國同時以同樣條件尋找“塑料袋”供貨商,結果中國可找到3850家,而越南僅485家。進口成分占總成品價值比重,電子產品為約77%、藥品約80%~90%,塑料產品約70%~80%。

              這種狀況一方面讓越南制造業產能“虛增長”,利潤卻多被上下游和外商投資者賺取,另一方面也抵消了其在勞動力成本等方面的優勢。此外,在新產品樣式、專利、專業設備和模具等方面,越南廠家也往往遭遇瓶頸。

              越南的勞動力成本相對較低,2019年越南官方數據顯示,一類地區最低工資標準為月薪428萬越南盾(180美元),二類地區371萬越南盾(159美元),三類地區325萬越南盾(140美元),四類地區292萬越南盾(125美元),且近年來增長緩慢,2019年平均增速僅5.3%,低于去年的6.5%和2017年的7.3%。

              但越南勞動力素質相對低下:78%的勞動者缺乏“最基本學歷”,世界經濟論壇人力資本指數排名,在“勞動力知識和專業技能廣度與深度”排名榜的全部130個國家中,越南僅排名第120。

              越南的另一個優勢是土地租賃費用較低廉,但自2018年起大幅度增長,且趨勢仍在繼續——富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一增長的主要動力,恰是轉移產能的中國制造商。

              近來越南也努力發展商業化重工業和其他較“重”產業,在全國范圍設立了30個工業區,并努力扶植越南造船等明星企業。但官僚主義、貪腐和管理效率低下,讓這些開發區、明星企業的發展受到嚴重制約,“越船”在幾輪反腐后早已元氣大傷,2014年自平陽省蔓延至整個南方的“工業區騷亂”也曾嚇跑了眾多外來投資者,如今雖時過境遷,但不少外國投資者仍心有余悸。

              制約越南制造業發展壯大的最大瓶頸,莫過于基礎設施項目。

              越南的公路只有20%鋪設了路面,主要鐵路干線更是法國占領時代遺留下來的,越南沒有一個吞吐量進入全球排名榜的大港口(反觀中國則擁有全球10大最繁忙港口中的7個,和日新月異的鐵路、公路網絡),從胡志明市到河內,鐵路里程僅1726公里,特快列車要跑34小時,而從北京到上海,1318公里的里程高鐵僅需4.5小時。越南的水電供應也已進入瓶頸狀態,且由于前述種種原因,外來資本對這些長線項目普遍不感興趣。

              更大的問題在于,越南制造業和本國市場嚴重脫鉤,絕大多數近年來增長迅速的產業都是“兩頭在外、大進大出”,這就令越南制造業成為看似發展迅猛、實則經不起波動和沖擊的“泥足巨人”。

              中美大背景之下的越南制造業

              事實上自2010年以來,越南人也好,境外觀察家也罷,都在紛紛評論越南制造業能從中美博弈中獲得多少紅利。

              許多觀察家都指出,隨著幾年前中國開始“騰籠換鳥”“清理過剩產能”,加上中國勞動力成本上漲,不僅大批外國投資者、甚至許多中國本土廠家也紛紛將產能轉移到越南。中美貿易摩擦后,這種趨勢有加強之勢,許多在越南設廠的外國投資者開始興建更大更多的廠房、宿舍樓,以容納快速膨脹的產能和員工,技術培訓學校人滿為患,畢業生就業形勢火爆,而對美貿易更是如火烹油,美國海關統計顯示,2019年一季度,越南對美出口同比飆升40%,增幅在40個對美主要出口國中位居第一,出口額達206.95億美元,同期中國對美出口同比減少13%,為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大減幅。具體到明細類別,越南對美手機、電腦類產品出口同比分別增加200%和78%,中國同期卻是-27%和-13%。

              正是在這一系列數據刺激下,一些越南高級官員才喊出“越南將成為中美貿易糾紛最大贏家”的口號,而某些外國觀察家也給越南冠以“下一個中國”的頭銜。

              然而6月26日特朗普的一盆冷水卻讓許多人登時清醒下來:特朗普既然不愿讓中國“占便宜”,當然同樣不愿讓越南真的成為“第二個中國”。

              當初TPP概念炒得火熱之際,越南是最熱心的推動者之一,觀察家評論指出,對海外市場、尤其美國市場依賴度畸高的越南制造業,需要一個有美國參與其中的TPP,來解決其制造業的“流出口”問題。特朗普的“退群”讓TPP變成了《笑傲江湖》中的“四岳劍派”,剩余成員國近乎清一色的出口國,既無法解決市場問題,也難以形成互補的循環和分工合作。“6·26”特朗普更直截了當地指出,針對中國發難的目的,并非讓外國甚至中國出口商把產能換到越南,再繼續向美國傾銷,“我要的是它們都回美國去生產”。歷史上從“三鞋”開始,美國就一直非常警惕越南輕工制造業的發展和對美傾銷,在WTO框架下針對越南輕工產品的“雙反”甚至早于對中國同類產品。此次特朗普雖未直接提及“加稅”,但言下之意不言而喻。倘美方“雙反”和加稅雙管齊下,越南就會瞬時從中美貿易摩擦的最大受益國,轉變為最大一條被殃及的池魚。

              G20峰會上,中美兩國再度達成了“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重啟經貿磋商”的初步共識,這至少表明兩個最大經濟體間的經貿關系并非不可逆。且即便不考慮這一點,中國經濟的龐大體量,其國際市場的多元化、產業領域的齊全、產業鏈的完整和國內市場規模及潛力的巨大,也令其具備強大得多的“抗擊打能力”。而越南在上述領域均遜色得多,一旦美國“關門”甚至僅僅作出姿態,就足以對其脆弱的經濟和制造業基礎構成巨大震撼。

              更要命的是,如前所述,外國產能、資本源源不斷的流入越南,很大程度上是考慮到規避美國關稅壁壘的需要,如果美國明確流露出對越南實施關稅、非關稅懲罰的意向,這種“涌向越南”的動能就會趨于衰竭,畢竟如前所述,在越南投資存在諸多不便,且其國內市場狹窄,倘喪失了對美國這個最大出口市場的“潛力聯想”,外資對越南制造業的投資興趣和意愿就會大減。

              越南和歐盟遲到5年的自貿協定也未必是越南制造業很大的福音——甚至未必是福音:雙方之所以長期僵持,根源在于歐盟希望將自己一套環保、生產環境、勞工福利等強制性標準強加給越南,一旦落實,越南制造業最大的優勢——勞動力成本,將被極大削弱(越南工資、勞保水平如前所述十分低下,而工廠據美國越南商會稱“有空調的廠房寥寥無幾”,距離歐盟標準顯然相差太遠)。更重要的是,越南和歐盟同樣缺乏“你生產的我需要,你需要的我生產”這種“循環互補共生”關系。

              和越南間具備這種典型關系的經濟體目前只有兩個:美國和中國。

              6月28日,越南外交部發表聲明,稱越南“致力于在與美國貿易關系中確保‘自由和公平’”,顯然,底氣不足的越南已準備對特朗普服軟。

              根據特朗普“欺軟怕硬”“得寸進尺”的慣性,他恐怕會變本加厲地壓制越南對美出口,尤其中國和其他外資企業“洗澡蟹”式的變相對美“經第三方出口”,而這勢必將進一步影響越南制造業的發展壯大。

              此時此刻,越南恐還需設法和中國達成更多諒解,畢竟,不論上游、下游,中國都是越南制造業關聯度最高的經濟體之一,兩國關系原本就存在許多“疑問手”,如果中資裹足、中國市場也不買賬,一心想在中美貿易摩擦中漁翁得利的越南,恐將作繭自縛、干折本錢。

              【思南新發現】福祿克1535絕緣表

                寄語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本站動態 | 友情鏈接 | 法律聲明 | 非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工控網客服熱線:0755-86369299
              版權所有 中華工控網 Copyright@2008 Gk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經營許可證編號:粵B2-20040325
              網安備案編號:4403303010105
              宅宅网